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神功奸淫武青婴
神功奸淫武青婴
武青婴今天十分不开心,她一早听说朱九真生了病,便和师哥卫璧去探望,结果朱大小姐来个闭门不见。师兄妹二人垂头丧气地回来了,吃过午饭,卫璧又消失不见,听庄丁说,是奔着朱家庄那边去了。这更让武青婴气不打一处来。自己和朱九真明争暗斗了好多年了,卫璧却一直拿不了主意,似墙头草般在两女之间倒来倒去。以前朱长龄在的时候是这种情况,现在朱长龄不在了,自己还是无法使他投到自己这边来。若不是自己的父亲的武功吸引着卫璧,怕不是他早倒到那边去了。真是搞不懂那个娇蛮任性的大小姐有什么吸引她的,不过是会养几只狗罢了!

  武青婴越想越气,带上佩剑向庄外走去,打算去散散心。现下正是春天,虽然气候还不算温暖,但山谷间已经有不少野花开放,山坡上积雪初融,雪水顺着小溪流去,偶尔挟着一些细小的冰块儿,相互撞击,铮铮有声。武青婴走了一会儿,感到心情好了很多,而且走得也有些累了,便在溪边找了块儿石头坐下来,打算休息一下。忽然,树丛间白影一闪,一个年轻男子向他掷来一只映山红,“大姑娘,来踩青么?人比花娇,不愧是大名鼎鼎的雪岭双姝!”那人一身白衣,头戴儒巾,手持折扇,正是时下公子哥儿的打扮,而且对方有意利用树木阻挡面容,在说完这句轻佻的话之后,转身就走,这让武大小姐恼火不已。雪岭附近,哪个人没听说过朱武连环庄的大名,哪个人敢随随便便出言挑逗她武大小姐?今天这个人胆子倒不小,非给他个教训不可!

  武青婴拔出长剑,向那个男子追去。那个男子似是在戏耍她一般,武青婴快他也快,武青婴慢他也慢,而且边跑边出言挑逗她,让武大小姐气愤不已,牙齿咬得格格响,脸皮也绷得紧紧的,发誓一定要追到他为止。两人一追一逃,渐渐追进了树林的深处,这时候,那个男子脚步一快,七绕八绕就不见了踪影。武青婴在树林里转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一点蛛丝马迹。无奈之下,只得放弃,垂头丧气地往回走。走了十余丈后,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衣蒙面人,站在那里,漠然望着她。“你是谁?”武青婴紧了紧手中的剑。那个人没有说话,身影一晃,已经掠到了武青婴身边,左手双指夹住了武青婴的长剑,右手一伸,点中了她的昏穴。武青婴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我坐在山洞里,静静地望着眼前昏迷的这个女孩。她穿着一件黑色貂裘,身形相当苗条,看上去斯斯文文,和朱九真的娇媚相比却又是另一种风情,春兰秋菊各擅胜场。我舔了舔嘴唇,先制住了她双腿的穴道,接着解开了她的昏穴。片刻功夫,少女“嘤咛”一声,睁开了双眼。我还是那身装扮,黑衣、蒙面,眼神中闪动着淫邪的光芒。

  “你!”少女看清了我之后,身子不由得一紧,双手摸索着长剑,眼神中闪动着警戒的神色。“没用的,姑娘!”我笑笑,“你的剑已经被我丢掉了,而且两腿的穴道也被我封住了,更何况,你的武功还不及我,在这种情况下,你还能怎么办?”“你要做什么?”武青婴双手撑地,吃力地向山洞的一角挪去,眼中尽是惶恐的神色。“没什么,只是请你来做一件事。”我笑笑。“什么事?”“雪岭双姝艳名远播,在下心中万分仰慕,今日请姑娘前来,陪我共度良宵。”前半句听得武青婴很是受用,后半句听完后,她的脸色马上就变了,眼神中带着惶恐的神色,双手紧紧抓着衣襟,蜷缩在角落里,身体在不住地颤抖着。“先告诉你,可不要自尽哦!否则我会把你赤裸裸的身体挂到大街上去,还有,你若不是处女的话,我的手段可能会很残忍的,你的下场可能会很惨哦!另外,这里是大山中,你的声音不会有人听到的,所以,你也不用喊救命了。”我用温柔的语调,缓缓传送着令人心碎的讯息,把武青婴的希望一点点打碎……

在我说完这句话后,她的神色已经变成了绝望。于是,我知道,我的心理战已经成功了。我大笑着把呜咽着的少女扑倒,嘴巴粗野地吻着她的樱唇,伸出舌头搅拌着她的香舌,双手肆意揉弄着她丰满的蓓蕾。没想到她瘦瘦的,胸前的那两团肉还真不小。我一边亲吻着她,一边剥下她的衣服。她拼命挣扎、抗拒着,咿咿唔唔声中,她无助的泪水伴着零乱的衣服,从身上滑落。我一边脱下身上的衣服一边欣赏着她动人的裸体,优美的曲线,忍不住赞道:“想不到,你的身材比朱九真要好。”“难道真姐也被你……”“不错!”我点了点头,“我昨晚的枕边人就是她。这下你知道她今天为什么闭门谢客了吧?”“你跟踪我?”“是啊!那个引你入林的人也是我扮的,明白了吧?”我低下头,在她的耳珠上轻咬了一下,“你如果能让我满意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我的双手在她的身体上肆意活动着,少女紧咬着下唇,泪水滚滚而落。我轻轻吻去她的泪水,“乖,不哭,一会儿你就会很快乐的。”一盏茶时间之后,少女全身发热,娇靥绯红,双眼水汪汪的,口中发出动人的呻吟声,我轻轻分开她的双腿,缓缓进入了她……

一番云雨之后,少女仰躺在草榻上,双眼失神地望着洞顶,胸口剧烈地起伏着。我轻轻抚摸着她的玉腿雪臀,柔声道:“刚刚舒服么?”武青婴不语,仍是淡漠地望着洞顶。我拿过她的双手,抚弄着她敏感的下体,她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,抚弄了一会儿,我松开手,她的手开始自动地活动起来,刺激着自己的敏感地带,口中也响起了动听的呻吟声。我斜倚在山洞的另一角,淡淡望着她。她的动作越来越快,呻吟声也越来越大,娇躯也开始不安地扭动起来,不一会儿,她发出了一声动人的长吟,达到了欢乐的顶点。如此诱人的景色看入眼中,我的欲火又忍不住燃烧起来,我猛地抱住了她,开始了第二波的征伐……武青婴醒了过来,发现自己正躺在离家不远的一个树林里,佩剑正静静躺在身边,四周静悄悄的,一个人也没有,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,空气中有股淡淡的凉意。她坐了起来,右手在地上按了一下,打算站起来,可下身猛地传来一阵剧痛,双腿一抖,又无力地坐了下去。突然间,她意识到怀里突然多了包东西,她伸手入怀,把那个小包取了出来,然后打开,里边是一个小瓷瓶,还有一张白纸,白纸上写着这么几个字:外服内敷,消肿止痛,他日有缘,再赴巫山。武青婴把纸折了几折,重新收好,又四下环视了几眼,找了个隐蔽的角落,轻轻褪下衣裤,露出一双雪白的大腿和红肿的密处,然后打开瓷瓶,倒了些药粉出来,轻敷在密处。刚一敷上,下身立时传来一阵清凉的感觉,疼痛感也立即减轻。她微微点了点头,又倒了些药粉在手中,张口吞了下去。接着她轻轻整理好衣裤,在原地调息了一会儿,然后站起身,缓缓向庄中走去。我从不远处的一棵树上跳下来,望着她的背影,微微一笑,转身向山洞掠去。

  【完】